2012 Rio+20 特別報導(三)

 

企 業 與 Rio+20 特 別 報 導 (三)

2 0 1 2 聯 合 國 永 續 發 展 會 議

 Rio+20閉幕,193國簽署聯合宣言「我們要的未來」(The Future We Want)

       這份文件不夠具體、沒有行動、沒有時間表、急迫性不足。但能夠簽署,已屬不易,被解讀為「沒魚蝦米也好!」

「我們要的未來」(簡體版連結)

The Future We Want (英文版連結)

官方說法Rio+20 潘基文閉幕致詞

       正如會前預期,Rio+20會議還沒風光到就結束了,也沒有掀起國際媒體太大的注意與波瀾,走這一遭,看門道,看熱鬧,許多人還搞不清楚意義在哪裡。在全球景氣更加低靡的現在,各國政治人物似乎連提都懶得提,世界挑戰多如牛毛,全球風險已勾勒出一筆筆鉅額損失的數字,潛藏在我們背後隨時要對大意的人們來個頭棒喝。聯合國官員說:「但我們的工作才正要開始...」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鼓勵大家:「這是一個成功的會議。」他在閉幕致詞時期許會員國的領袖與部長們:「世界的領導者,繼續你們對永續發展的託付。」他欣然接受最後產出的文件,也認為會員國有責任實踐這份文件中主張設立一個基金,用於因應社會、經濟、環境的扶助。

       Rio+20宣告基本的原則-重申必要的承諾-指引我們新的方向。這句話等於二十年來全球的永續發展幾乎就是「原地踏步」。聯合國認為Rio+20建立基本的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並建構一個強而有力的國際連結來促進永續發展,可是政府間組織訂的目標已經太多,問題是實現了多少。

       潘基文強調大家都確認了性別上平等增權賦能的重要性、有水和有糧食的權利、以及對抗貧窮的需要。必須採行10年的框架來促進永續消費以及知識的累積,因為這是綠色經濟中非常重要的一環。他也認為政府必須與公民社會合作,且民間會給予正面的回應。

       在Rio+20會議期間,來自政府、多邊發展銀行、私人部門和民間團體提出了近700多個承諾,公開宣稱會挹注100多億的資金,潘基文認為這意謂未來有許多的投資將會聚焦在永續發展的領域,此會促使世界開始改變。這條路將會崎嶇且漫長,因為有太多的人仍然處於貧窮與飢餓。他呼籲人們不能再肆無忌憚地揮霍資源、不能再汙染脆弱的生態環境、不能再為了短期的利益而用未來做抵押。我們的任務是在此世界危急之際,辨識一個無法抵抗的趨勢。

       最後潘基文引用會議期間年輕人的心聲,提醒各國政要不要因為貪孌與短視,敲響了世界的喪鐘:「時間已經開始倒數,未來掌握在我們的手裡。」

預料中的Rio+20,強化了備受期待的企業之角色

       每次聯合國的各種國際協商會議,企業界總是會收到許多提醒:「會議空談已是常態,不要有太多期待」、「空轉的談,不會是聚焦且務實地談」。世界企業永續發展協會(WBCSD)總裁Peter Bakker獲邀加入高階會談,枯坐半天也沒等到機會代表全球企業界發言。Rio+20會後,他更深信,要拯救世界,靠企業也許機會還大一些。他也呼籲,領先的企業不再應該只是坐而言,而是要起而行了,一家企業力量有限,現在也是志同道合的同業與異業結盟同行的時機了。

    Peter Bakker的主張有下列幾項:

  1. 擴大產業別結盟,開發及放大產業永續的可行解方
  2. 針對建構一個低碳城市,建立跨業結盟
  3. 協助企業把對生態系統與物種多樣性的衝擊,整併到財會系統中
  4. 推動將非財務績效報告書,納入法定的揭露要求
  5. 推動金融業在評價上市公司的價值時,應將永續發展的績效,納入評價的框架中

       他認為如何解讀Rio+20的結果是見仁見智,本次會議是企業界參與聯合國會議人數空前的一次(超過1800位企業領袖),儘管企業站出來獲得許多掌聲,但不可否認,民間團體在Rio+20的人民論壇中,依然對企業能扮演解方供應者的角色有嚴重的質疑,特別是年輕人,對於Rio+20一事無成,充滿著憤怒與失望。

企業界在Rio+20中的遊說,敦促具體有效的政策框架

       20年前的Rio地球峰會,企業針對環境問題仍有很大戒心,對於政府要提高的環保法規,反彈的心態與聲浪很高。20年後的今天,企業家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企業與民間勢力愈來愈大,但是配套的政策架構若是不到位,不當的補貼不解決,既有可行的永續方案就不能放大到商業規模,結果是苦頭大家一起吃,而綠色成長、共融社會與低碳經濟就不可能實現。

       大會期間,民間組織將「我們抵制綠色經濟」(We Reject The Green Economy)的標語,改成「我們抵制貪婪的經濟」(We Reject The Greed Economy)。企業有好有壞,但是新一代領先企業的領導人,能在空頭市場的條件下,依然大聲向投資人與股東據理力爭永續投資與創新能為企業帶來的長程潛在價值,是亞洲企業家不可忽視的對象。

       以下的企業家在Rio+20對政治人物的遊說儘管評價兩極,但相較20年企業保守的心態,卻是Rio+20一項值得玩味的重要訊息:

  • 聯合利華(Unilever)執行長Paul Polman個人遊說從G20到G77的政治領袖,支持「整合的永續發展目標」(Integrate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以促進可兼顧成長與永續的政府配套政策之到位
  • 保險集團Aviva 帶領金融業聯盟,遊說聯合國成員導入大型企業的強制整合性永續報告書
  • Asda、Philips、Sky、百事可樂等公司針對英國政府導入強制性碳揭露的規定過於怠慢,表達不滿。英國政府在Rio+20宣布,所有在倫敦證交所上市的公司,自2013年4月起都強制要揭露碳排放數據。

  (Photo by GreenBiz Group)  

世界鋼鐵協會(World Steel Council)Rio+20的積極主張

       國際產業協會在因應世界挑戰的過程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創新、環保、減碳與公平競爭,都要同步兼顧。世界鋼鐵協會正是其中的典範,不規避問題,積極參與共公共政策的討論,促進創新技術與管理技能的分享與擴散,都有它的身影。在Rio+20也不例外,世界鋼鐵協會提出以下的主張:

  1.  全球所有鋼鐵生產國都須共同參與制定未來氣候變遷行動宣言及時程。
  2. 鋼鐵業與其他行業都必須承擔相同溫室氣體減量壓力與衝擊度。
  3. 減碳壓力不能造成各國間鋼鐵生產成本不同,而導致碳洩漏(反而不利全球溫室氣體減量)
  4. 徵收碳稅、能源稅雖有助技術開發,但不應該扭曲產業競爭之公平性。
  5. 法規必須結合生命週期理念:各種產品之溫室氣體排放量,應以生命週期理念來評估。以汽車為例,不能純粹只由汽車「在使用過程之排氣及能耗績效」來訂定法規,必須結合生命週期理念來衡量該產品整個生命週期(從生產、製造、應用、報廢處理)之溫室氣體排放量來評估及立法,才不會造成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增加之反效果。
  6. 政府對於鋼鐵業開發應予以必要之贊助,鋼鐵業者無法獨自籌措開發突破技術所需之鉅額經費。惟有靠政府贊助,才能加速鋼鐵業開發突破技術,共同為追求永續經營福祉而努力

(本譯文由中鋼公司張西龍助理副總經理及歐正章博士所提供)

英國政府強制碳揭露的規定會造成連鎖效應?

       從2013年4月起的下個會計年度,在倫敦交易所掛牌上市的近1800家企業,將必須強制揭露其碳排放量。此規定目前主要僅限在倫敦交易所上市的公司,還不適用其他私人企業或在Alternative Investment Market掛牌的公司。不過此規定可望將在2015年修訂,並自2016年起適用全英國的大型企業。

       這項規定對早就進行碳盤查與揭露的企業而言,完全沒有任何影響。雖然對於碳揭露強制規定的評價正面多於負面,不過也有觀察家指出,此項規定要能創造減碳、能源效率提升及企業獲利的最大效益,唯有擴及全英國的大公司(約24000家)才有可能,只適用在全英國7.5%的大公司的規定,能發揮多少效果,還有待觀察。

       英國政府希望這項世界首創的規定,能在國際上引發連鎖效應。不過美國的專家認為,英國的這項規定在施行上不見得會順利,尤其是對不遵行法規的企業要實施罰款等,一定會遇到許多阻礙,怎麼判別有無符合要求是一大挑戰。美國的企業對類似的法規一定會有很大的反彈,尤其是在選舉敏感的時刻,美國政府不會跟進。

外部成本內部化,以生態系統服務的計價逐漸有突破性的進展

       Rio+20雖然未有重大國際政策上的進展,但是有一項攸關企業界未來發展、成本計算、產品和服務計價的議題,是台灣企業也需密切注意的領域,那就是多年來一直在談的外部成本內部化,2012年終於有一些眉目。金融業、財經會計專家在此領域,扮演極為關鍵的角色,其中包括銀行、投資機構、保險公司、會計師、金融分析師、交易所、企業本身及經營主管。從下列五項發展可見一般:

  1. 自然資本宣言(Natural Capital Declaration, NCD): 35家銀行、投資機構與保險公司及Unilever、Dow Chemical和Puma等企業共86位CEOs,和包括英國、菲律賓、南非等50個以上的國家,共同倡議自然資本的評價。大型金融機構尚未參與其中,主要就是因為對數據不足及缺乏會計標準的疑慮。國際上已有Corporate Eco Forum及The Nature Conservancy二個組織結合超過20家企業,正在開發可以將森林、淡水及海洋計價的方法架構。
  2. 世界企業永續發展協會(WBCSD)過去幾年已發展出企業生態系統評價的指引,初步成果已經到位,接下來需要更多企業投入提供更多有用的數據,WBCSD也呼籲,會計師拯救世界的時機到了,呼籲更多會計師加入此行列。
  3. 更先進的公司治理,結合經營高層永續績效的評量,以決定薪酬及績效獎金,愈來愈多的公司把永續績效納入高層分紅的指標,包括Intel、Novozymes、Alcoa等公司。以Novozymes為例,高層分紅的獎金,25%依據短程財務績效,25%依據長程財務績效,25%依據短程永續績效,25%依據長程永續績效。
  4. 代表超過4500家企業的証券交易所,在2012年結盟宣示共同推動長程的永續投資,包括NASDAQ QMX、BM&FBOVESPA、約翰尼斯堡証交所、伊斯坦堡証交所和埃及交易所,儘管還是小規模的聯盟,但是後勢可期。
  5. 提供金融分析師教育機會,UBS投資研究主管認為,未把環境、社會及治理議題的分析,整合到分析報告的分析師,都應該予以開除。分析師應該在世界變遷的環境下,對上市公司提出對的問題,例如對成衣公司就應該要問到水資源不足及相關投資的問題。分析師需要更多的永續教育,才有助相關的分析出現在投資報告中。
  6. 45位CEOs共同呼籲政府調高水價,也承諾會改善水資源管理的措施。
  7. 超過25家的保險公司聯合推廣「永續保險原則」(Principles for Sustainable Insurance),這些公司資產總值超過5 兆,佔全球保費總額超過10%。此原則的目標是提供風險管理的保險工具,以支持環境、社會、與經濟的永續性。

       自然資本的計價何其不易,亟需所有利害關係人一起合作,才能逐步解套,建構充分的數據及計價的會計準則。以下為世界企業永續發展協會(WBCSD)的相關資訊與出版品連結,供會員與各界進一步查詢及參考: 

The Business Ecosystems Training (BET) program

The Corporate Ecosystem Services Review (ESR)

The Guide to Corporate Ecosystem Valuation (CEV)

附加檔案大小
我們要的未來385.97 KB
The future we want217.69 KB